《墨魂》:有点无聊的剧情向养成手游
2020-07-30 22:24

什么是垃圾度

  知道《墨魂》这款游戏纯属偶然——热爱中国古典文学的网友突然励志要学习玩手游,就是为了这款诗词拟人的游戏。


  自“舰娘”大火之后,拟人文化逐渐成为二次元手游的热门题材。从战舰到枪械,从美食到歌词,当真是万物皆可拟人,只要萌就可以。

  我个人对中国古典文学没有特别深的执念,尽管也愿意欣赏诗词歌赋,但是应试教育中死记硬背的后遗症,导致我看到古诗词就想到学生时期早睡晚起背课文的痛苦。不过,帅哥美女我还是个喜欢的,还有喜欢的声音……总之,《墨魂》作为一个面向二次元用户推出的拟人养成手游,光是宣传还是很有卖点的。

  当然,我早已习惯了期望落空。所以,当我玩了几十分钟《墨魂》突然感到无聊时,我也没有很失望。

  但是,《墨魂》还是有惊艳到我的。比如,主角穿越的这个设定。


  按照游戏的设定,“我(玩家)”在图书馆阅读的过程中完成了穿越,来到了名为“墨痕斋”的世界。在这个世界里,古人留下的诗词和他们的精神一起,化作了有形的墨魂,和历代兰台一起守护这个以笔墨传承精神的世界。


  在墨痕斋,“我”先是遇到了韩愈,后又遇到了李白(初始四个可选角色之一),他们告诉“我”他们不是诗人本人,但通过诗词继承了诗人的精神和记忆,又和本人无异——很哲学的一个问题,不能深究,不好细想。就和李白人物剧情《将进酒》中关于“你是谁”的回答一样:我就是我。我谁也不是,我就是我,可以是任何人的我,也可以不是任何人的我,但我只是我。


  可“我”到底是谁呢?“我”是否还活着呢?

  穿越到墨痕斋的“我”,真的还能回到现实世界中吗?难道不是和那些消散于人世间的文人墨客一样,只有文字和精神在墨痕斋中得以保存,以与墨魂无意的状态“活着”吗?

  我不知道,不知道是我作为玩家的过度解读,还是真的猜中了游戏的设定,但这些显然不是玩十几分钟就能想明白的事情,所以还是留到以后再讨论吧。

  其次,剧中角色鲜明的性格也让我感到有趣。比如李白,尽管我是因为配音(李白CV:阿杰)才选择初始人物与他邂逅,但我不后悔我的选择,甚至感谢这场相遇。


  《墨魂》中的李白与我所学知识中的李白很像。初登场时,他倾倒于船板上,高举酒葫芦,随性洒脱,说没有酒了,问我是不是“子美”——妈妈,我瞌到真的了!要知道,就像喜欢策瑜(孙策×周瑜)一样,还有一群腐女沉迷李杜(李白×杜甫)无法自拔。而关于“杜甫给李白写诗”、“杜甫对李白求而不得”这种CP向的萌点话题,我也是无意中看到过几次,尽管谈不上“萌”的地步,但是感兴趣还是足够的。


  李白的《将进酒》是我为数不多强制要求背诵后还能记住大篇幅内容的古诗词,我喜欢它的豪气,更欣赏诗仙的才情。可以想象李白被酒气熏红的脸,大笑着抛开五花裘,吵嚷着让人去换酒的样子。那些得志与失志,那些豪情与伤情,都撞碎在美酒与月光中。


  “李白当然是去人间——去我的尘世里,去我的月光里,去我的酒里!”

  (我才不会说当杰大念出《将进酒》的诗句后我瞬间泪奔成傻逼呢!他真的太适合这个角色了!)

  《墨魂》的养成元素很丰富。首先,针对每个墨魂角色都有独立的养成树(“琅玕”系统),通过消耗资源,解锁墨魂更多资料和权限,诸如可以使其成为“司斋”(即主页看板娘,或者说看板郎?);或解锁更多剧情,进而了解墨魂的故事;还有一个分支是提升墨魂的技能,提升墨魂的“工作能力”。


  是的,《墨魂》是一款偏放置的养成游戏。玩家可以在游戏的“工坊”中进行生产,所生产的资料可用于“解梦”或是出航,而进行生产作业的就是墨魂。当然,最后兜兜转转所有消耗都是为了培养墨魂,这也算羊毛出自羊身上,取之于羊用之于羊了。


  《墨魂》有剧情冒险,但是没有战斗情节,所有的养成都为了推进剧情。对于喜好ACG的玩家而言,就是在看游戏剧情的同时体验一些迷你小游戏,同时还能提升古诗词的知识;但对于不重视剧情的玩家而言,《墨魂》就是一款除了放置养成没有其他乐趣的游戏。


  是的,它有一些无聊。而且,对于冲着声优去的玩家,比如我,它更是令人失望不已——竟然没有全语音覆盖!甚至总共不过17位角色,还有的角色没有配音?!


  都说“曲高和寡”,《墨魂》说到底还是一个游戏,游戏的重点在于趣味性。当然,对于一款受众明确的手游而言,自然有其受众才能感受到的乐趣。但是,牧民都知道轮牧,可着一块草坪祸害早晚有粮绝的那一天。路人缘也是缘,但凡现象级手游都是老少皆宜的存在,只满足一个人群的游戏,很难杀出重围,吸引圈外人的注意。  

  【本文为斑马网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!】
编辑: 池砚
关键词:墨魂,墨魂评测,墨魂好玩吗,李白,杜甫,诗词
分享到: